武汉翻译公司招聘

分类

分类:

法语文学翻译的历程与忧思

  从历史的角度看,法国文学作品在中国“翻译文学”读库中有很重要的位置。严格意义上,法国(纯)文学在中国译介始于1898年,小仲马的代表作《茶花女》由林纾和王寿昌合作翻译,在素隐书屋以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为名出版。法国文学在中国的百年译介、传播出现过三次高潮:一是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发生期;二是三、四十年代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期;三是80年代中国现代文学的复兴期,这一时期以引进法国当代作品为主,翻译出版和文化交流形式更加多元。前两个高潮有连续性,而第三个高潮经历了漫长的蛰伏和阵痛。
  如果把视线缩短到建国后,20世纪法国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历程可以简单地归纳为:前半段是“当文学遇到政治”,后半段是“当文学从政治中走出来”。在文学“去政治化”的语境中,如何审视、翻译、接受、评价20世纪法国文学,就不再单单是一个语言文字转换生成层面上的问题,而是关系到全球化、多元化背景下异质文化碰撞和交融的问题。它所要彰显的是,其回归“文本”和“人本”的文化属性。
  就法国文学翻译而言,目前,中国并不缺少一支出色的法文翻译队伍,但是老一辈翻译家大多不再适宜从事计日程功的翻译工作,优秀的中青年译者几乎都有本职工作,而在研究机构和高校,翻译不算科研和教学成果,出版社给译者的稿酬又没有与时俱进,造成很多译者没法继续或者从此断了从事文学翻译的念想。而译者自身出于评职、申报项目称或经济上非常实际的考量,也会觉得翻译是一个吃力不讨好(甚至还容易在网上讨骂)的活儿。这自然会让整个社会忽视翻译所付出的辛勤劳动。仍在从事文学翻译工作的好译者,多数是源自对文学本身单纯的热爱,我就常常自嘲说自己是个乐在其中的“苦译犯”。
  自媒体时代和快餐文化把整个社会的语言水平都拉低了,写作和出版(发表)的门槛越来越低,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文学和语言平庸化的时代。但以文字为生(为使命)的作家和译者,应该对语言和风格有所追求。因为如果连我们都沦陷了,连文学都沦陷了,我们要去哪里寻找诗意的栖居?古文能力是语言训练的一个方面。总之,多读古今中外的经典,对一个人语言和风格的养成是至关重要的。会至少一门外语也很重要,因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
  法国也有对科研的考核,但不像国内这么制度化,也没听说有“非升即走”之类给“青椒”(高校青年教师的简称)巨大压力的政策,所以整体感觉法国的大学老师都比较稳定,按照自己的科研兴趣和节奏在做学问,并没有那种“产出”的焦虑。应该说,没有那么明确的量化指标吧,更看重同行评价而不是各类论文和项目的数量,整体上还是更注重对“质”的考量。在法国,翻译算不算成果,我还真不是很清楚,但他们对文学翻译和社科学术类的翻译还是比较重视的。我曾经讲,对从事外国文学的大学老师来说,教学、翻译和科研其实是一种共生互荣的关系,就像三生花,教学是荷叶,荷花和莲蓬是科研,那埋在淤泥里但给予花叶养分的藕就是翻译。

本文摘自网络。 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武汉翻译机构官网网站地图